月下丹青


       如果是冬天,我会在雪地里盖座房子,阳台要有,我喜欢我们就在外面晒太阳。我们有时会一起看向雪地,有时也看阳光,那要等到雪后初霁,或是几天都晴朗。我们就什么也不用做,我喜欢听你的声音,抱怨我午饭做的难吃,或是大清早叫你起床,或是一次熬夜不睡只为看场电影。我很想要座房子。房子要有阳台,我有你。
      春天,你一定会出趟远门吧,一路走下去,等脱掉浑身沉重再回家,或许只是几天或要耗费半月,我会把你最爱的懒人沙发搬到阳台上,安静的窝在上面看剧。
      夏天,我一定要拖你出去,让你放弃和我待在舒服的空调房里,就去人挤人的集市。仿佛是穿过拥挤的人群,摆脱暑天闷热。我可以学会如何挑一个甜的西瓜,再把它抱回我们冬天的房子。就在夏天听见你的声音。
     秋天,秋天的话我们就去旅行吧。穷游,露宿山野,你喜欢的话;做背包客,住陌生人的家里,你同意的话。天气随岁月无声无响轻踏,渐入荒原。

那时的我有很多幼稚想法,忙着发现,忙着记录,想着如何传递思想,看事情的角度也出乎意料。也慢慢地学着欣赏,学着借鉴和沉淀,学着理解。无比的热爱新鲜词汇。年少的无知或许以错误方式发了光和热,却也一步步成长。有时自大有时也自卑,大世界之大,卑渺小之悲,时刻劝着自己,时间还早。想冲破规则,不再循规蹈矩,又在乎外界一切指点,陷于物质迷宫。想深吸口气,劝自己慢慢生活,又想先于他人,早点收获。有时也希望可以和自己谈谈。担心那些说着为我好的道理是不是同时也约束了自己,担心那些被大多数人肯定的道理放在自己身上是否合适。怕难说一句我愿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