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时衣上云

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

他像我仍在探索的爱人一样无边无际

轻易摆脱云层大气

轻易醉于这巨大的体系

今夜都在这里落笔

让一切藏身于廓落银河里

顾不得小憩

今夜有未读完的飞行日记

来不及向下一个星球邮寄

好在我甘于坠入空寂

才对你的考验渐渐清晰

是不是我来这之前的日子里

路过了所有的贫瘠之地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那有片未染的天空,澄澈干净,隐隐而现的是一点玉色。 玉色里像是有什么在泊着,细细一看,停的是清早未来得及散的白。 
 
     一处薄而扁的云覆压过来。隔了不久,便有烟似的云,可这烟只散了一半,便凝在了空中。 
    
    云多的时候,仿佛是山的倒影,巍巍的,浩莽无限的影。偶尔也会有小山,可远处风来,小山就成了柔软的蓝。 
    
    而蓝是罕有的,像一张白板上,小孩子的随性手笔。 
  
    与蓝相比,云却有各样不同。 
  
    有庭前未用十分力扫过的雪,有柔波,有烟缕。柔波是翻涌的柔波。烟缕是混沌的烟缕。 
  
    那有片天空,澄澈干净,时高时低的云是他的四季。
  

那时的我有很多幼稚想法,忙着发现,忙着记录,想着如何传递思想,看事情的角度也出乎意料。也慢慢地学着欣赏,学着借鉴和沉淀,学着理解。无比的热爱新鲜词汇。年少的无知或许以错误方式发了光和热,却也一步步成长。有时自大有时也自卑,大世界之大,卑渺小之悲,时刻劝着自己,时间还早。想冲破规则,不再循规蹈矩,又在乎外界一切指点,陷于物质迷宫。想深吸口气,劝自己慢慢生活,又想先于他人,早点收获。有时也希望可以和自己谈谈。担心那些说着为我好的道理是不是同时也约束了自己,担心那些被大多数人肯定的道理放在自己身上是否合适。怕难说一句我愿意。